• 玄幻小說小明个人永久免费视频
  • 鎮世決小明个人永久免费视频
  • 第89章 你的心跳震到为师了


    小說:鎮世決小明个人永久免费视频  作者:秦襄
      鎮世決第一卷梦踏尘第89章你的心跳震到为师了巨大黑色宫殿的另外一个出口外,仍然是黑漆漆的房间,只有少许的光线从罅隙中钻了进来,照亮出一个狭小的空间。
      赫盧卡挑了挑眉毛,表情似笑非笑地問道:“剛才那小子喜歡你?”
      “這跟你有關系嗎?”
      “當然有關系了,”赫盧卡推開宮殿的門,拉著熙瑤走近門後陰森森的房間,“如果我想追求你,得看看身邊有哪些競爭者,不是嗎?”
      “你真惡心。”熙瑤皺著眉頭,臉上是滿滿的厭惡。
      “沒關系,一會兒你就不覺得我惡心了。”
      空氣之中滿是令人作嘔的、腐爛的味道,血腥味發酵成了一種刺鼻的酸臭味。這種味道幾乎是在她踏入這個空間起,就頂到了她的鼻腔之中。
      昏暗的燈光之下,熙瑤看到令她一生難忘的畫面:在這間狹小的房間裏,渾身腐爛爲膿水的白肉以及裸露出的一節節骨頭胡亂的堆在牆角,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響起,像是有些食飽飯足的蛆蟲極其緩慢的蠕動著。
      從那些不知已經死了多久的屍體下面,留著一灘灘绛紫色的血水,向著熙瑤所站的地方流淌。
      她的胃被這樣的場景攪得七葷八素,她感覺自己站在一個屠宰場的垃圾堆裏,終于她彎下腰嘔吐起來,肚子裏的酸水一下子頂到嗓子眼兒。
      嘔吐物混著屋子裏的腐臭味愈發的讓人惡心。
      赫盧卡也被迫停下來等待她。
      熙瑤仍舊不停地吐,將胃裏原本就不多的食糜吐完,仍舊不斷地幹嘔。
      果然,她真的沒有心情說赫盧卡惡心了。
      她望著男人的背影,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原本還嬌嫩俏麗的面容一片慘白,那種屬于少女的朝氣蓬勃消失不見。
      赫盧卡禮貌的走到熙瑤面前,遞給她一塊手帕,“擦擦吧。你現在這樣子一點都不好看,叔叔會對你失去興趣的。”
      熙瑤連回話的力氣都沒有,蹲下身來捂住肚子,貪婪的嗅著手帕上的香氣。
      這種香氣十分熟悉,似乎在哪裏聞過。
      不過她沒有過多的留意,畢竟她從小養尊處優,男人所用的香料大同小異,說不定就是王室之中普通的一種,不足爲奇。
      香料有提神醒腦的功效,她的精神開始恢複。
      “這是岩蘭草的味道,你們維奧萊特帝國沒有。”
      熙瑤不理,厲聲道:“我是人魚族靈使,維奧萊特國王的女兒!帶我來這種地方該當何罪?”
      黑暗中傳來幾聲窸窸窣窣的碎響。
      赫盧卡聽了熙瑤的話,笑的肩膀都顫抖起來,像個頑劣的小孩子一樣。他將熙瑤攙扶起來,但手掌被冷冷的甩開了。
      “你笑什麽?都是拜你所賜!”
      “你是不是認出我了,這麽任性可愛。”赫盧卡笑意盈盈的眸子突然變得陰恻恻的,他走上前幾步,低了低身體探到熙瑤的臉前:“還是說,你本來就這麽可愛?”
      “你這個人說話,還真是莫名其妙!”熙瑤語氣裏已經帶有怒意,但她卻不敢向後退,生怕自己踩上什麽令人反胃的東西,“我警告你,離我遠點。”
      “海神德文希爾向來儒雅隨和,怎麽你們水靈師說話都這麽蠻橫。”
      熙瑤的神情緊張起來。
      “我還以爲你足夠聰明,已經猜出來了。不得不說,熙瑤,你是個天才,這點很像你母親,居然利用靈能突破自身靈力上限,穿越到靈獸的身體裏,然後再用水靈師的自殺術控制傀儡自殺。”
      “你想說什麽?”
      “沒,誇誇你,換做是我,肯定想不到這麽妙的點子。”
      “赫盧卡先生,我母親應該在公爵府上等我了,她肯定很焦急,想看到我平安從九幽迷城中出來,所以您要是沒什麽要緊事,就不要再講這些廢話了好嗎?”“好了,熙瑤,不要鬧了。”赫盧卡的聲音再次響起,但這次卻是遙遠而又冰冷。
      熙瑤看起來想要說些什麽,但她仔細的望著赫盧卡的臉,那雙溫婉的眸子突然冷了下來。
      男人的表情僵硬的停留在上一秒,他胸口上的皮肉突然像是通紅熾熱的岩漿,沿著他紋身的形狀一直爬到耳後。
      他像是剛從火山洞口之中爬出來的火人一樣,臉上的肌膚從下颌骨處翹起來,翻卷灼燒,最後只剩下星星點點的火焰落在地上。
      他的臉下面並不是駭人的骨骼,而是一張全新的面容,光滑白皙,如同新生兒的肌膚般細膩。
      “你……”熙瑤馬上換上另外一副表情,嬌滴滴地說道:“討厭,您一時間變了樣子,人家當然認不出來了!真是的,還以爲您永遠不想見我了呢。”
      _
      羽魑緊緊攥著溶魅的手,跟著他的腳步走了很久,也沒見有停下來的意思。周圍的環境越來越模糊,愛人高挑瘦削的背影時隱時現。
      微弱的光線從雲霧之中滲透下來,潮濕黏膩的霧氣像是撕扯不斷的棉花團。
      “不要怕,我們到了。”溶魅幾乎是自言自語地低聲說道。
      眼前的是一座高不見頂的黑色宮殿。
      這裏既潮濕又陰冷,不像歐羅蒂帝國其他地方那樣幹燥。頭頂上空彌漫著的濃霧被尖頂刺破,灰茫茫的一片。
      光線幾乎被宮殿完全擋住,僅有的一點點光熱也在氤氲之中渙散成一片模糊。
      “我們現在是在地上,還是在地下?”羽魑哆哆嗦嗦地問道。
      “這座宮殿是九幽迷城與地上的連接口,如果一定要劃分的話,這裏算是在地平線以下。”
      溶魅續道:“九幽迷城可以覆蓋附近的幾座城池,完全處于地下,並且擁有獨立的生物圈。光是他們掉進去的那個山洞,面積就有撒迦利亞城的兩倍。”
      “他們能走出來嗎?”
      “憑他們三個的靈力層級,對付八成以上的靈獸沒什麽問題。”溶魅頓了頓,續道:“如果占蔔沒出錯,鎮守山洞的是一頭半人牛,已經被他們剝皮去骨了。”
      羽魑笑道:“你好細心。”
      “因爲我沒把握......只能在外面幹著急,沒什麽別的辦法。”溶魅轉過身來,將手放在羽魑的肩膀上,“不過有你陪我,我不會太緊張。”
      羽魑面上一紅:“你平時教得好,他們順順利利的戰勝半人牛,應當。”
      “出山洞就是峽谷了。海拔逐漸升高,山崖合並在一起,我們只要穿過這座宮殿,就能在峽谷盡頭看到整座地下城的全貌。”
      他擡手推開黑色宮殿的門。
      整扇石門看上去像是一整塊精心雕琢的黑色玄武岩,上面對陣排布著歐羅蒂帝國建築風格的花紋圖樣。
      石門在溶魅的推動下發出十分沈重的摩擦聲,他感受到大殿之中的靈力仿佛洪流般湧現而出,潮濕的塵土氣味撲面而來。
      這條到達九幽迷城的路,似乎已經很多年沒有啓用過了。
      “別動,在這等我。”
      溶魅遲疑片刻,踏足大殿的地板之上。
      哒......
      原本用力並不大,但發出十分清脆的聲音。這讓他心裏倏然一驚,整個人僵了一下才將腳放平。
      “來吧。”
      羽魑點點頭,跟上前來,輕輕用手撫摸著石門上的圖案,她仿佛能在這些石質紋理上感受到這座大殿的脈搏,撲通撲通的,有節奏地跳動著。
      在大門推開的一瞬間,周圍的雲霧突然退散開來,得以讓二人看清周圍的景象。
      這是一座很舊很舊的宮殿,很久沒有人打理,周圍早已一片荒蕪,偶爾會長出幾根枯草。
      撒迦利亞居民似乎有意與這塊窮凶極惡的危險之地劃清界限,只在附近留下幾座殘破不堪的爛尾樓,還有一些嚴重風化的柵欄和碎石。
      從維利亞斯公爵府走到這裏,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溶魅,等一下,情況不對。”羽魑望著宮殿之中彎彎曲曲的灰褐色陰影,出言阻止道。
      "怎麽了?"
      “我......我不知道,”羽魑有些沒底氣,“反正,情況不太好,我好像聽到大殿的另外一端有動靜。”
      叮!叮!
      正在此時,宮殿深處傳來兩聲脆響,在下一個瞬間,雲霧之中激射出兩根速度極快的鎖鏈,旋轉纏繞在一起向著羽魑的方向襲來。
      溶魅見狀一急,想也沒想,一把抓住那兩根遊蛇般細長的鎖鏈。他的身體被這股蠻力拽的一個趔趄。
      正欲抽手反抗,沒曾想那鎖鏈的尾端向上一挑,扣在了他的手腕上,然後生猛的勒緊,以極大的力量向後一扯!
      “溶魅!”
      鮮血已經浸透了溶魅的衣袖,順著袖管滴落在地上。
      “這鎖鏈......”溶魅吃痛的悶哼一聲,但馬上舒了口氣。
      羽魑馬上認出了鎖鏈的主人,朗聲喊道:“格溫德林,是我們!”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溶魅甩了甩手上的血,一道如水銀般的暗銀色紋理從肌膚表層淌過,傷口兩側的皮膚緩慢縫合。
      鎖鏈一震,消失在了半空裏。
      道歉的話來不及說,一陣酸意突然沖上了格溫德林的鼻腔,淚水含在眼眶之中,撲在羽魑懷裏:“族長,我還以爲我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
      哇地一聲。
      哭得撕心裂肺。
      “傻丫頭,沒事啦。”羽魑用手輕輕撫摸著格溫德林的頭,看著這渾身是土和血的髒小孩,哪裏還是大靈使!
      她心頭顫動,視野模糊一片。
      格溫德林把臉埋在師父的肩窩裏,淚水把羽魑的靈術長袍濕了好大一塊。
      “師父?”
      凜夜的聲音。
      一瞬間,暗銀色的雙眸裏劃過一絲釋然和欣慰。
      “師父,你可算來了!我也要抱抱.......”
      說罷,凜夜一下撲到了溶魅身上。
      溶魅皺了皺眉頭,表情滿是嫌棄,但也不忍心推開,只讓凜夜抱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在脖子邊上蹭來蹭去。
      “怎麽就你一個,蠢蛋死裏面了?”
      “那倒沒有,活得好好的呢,剛才找熙瑤去了,還沒回來。”
      “......”
      凜夜見溶魅一言不發,忙擡頭問道:“您都不安慰安慰我嗎?也太不溫柔了吧……”
      “渾身是血,又髒又臭的,我勉爲其難的抱抱你就不錯了。”溶魅也學著羽魑的動作,撫了撫凜夜的頭。
      “也對……不爲難師父。”
      凜夜剛想從溶魅胸口掙脫開來,卻又被緊緊的摟住了。
      “多大人了......嬌氣。”
      凜夜如常,將臉埋得深深的,嗅著溶魅衣服上熟悉的清香味,心裏的委屈已經消解了大半。
      雖是以前輩之姿痛罵了白漣舟一頓,但他到底也是個沒怎麽出過遠門的半大孩子。每回都是溶魅族長出去,自己在聖朗德爾擔心害怕,這次卻角色互換......
      原以爲大冰坨子沒溫情,對自己沒什麽師徒情分。可當他看見那瘦高而清冷的身影在門口等他時,內心的情緒已然翻湧了無數次。
      男兒有淚不輕彈。
      肯定不能像小女孩似的哭鼻子。
      至少他覺得自己依靠著的這座“冰山”,愈發的溫暖起來。
      “凜夜,你的心跳震到爲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