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俠小說小明个人永久免费视频
  • 本座的武俠長生路小明个人永久免费视频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武帝的意义


    小說:本座的武俠長生路小明个人永久免费视频  作者:今夜星語
      東方不敗身旁的日月神教衆人很不解,爲何各大勢力對嬴政稱帝的反應這麽激烈,還是東方白忍不住第一個開口了:“哥,秦皇爲什麽遭那麽多人反對?”
      “因爲他侵犯了所有人的利益,霸占所有人的造化!”
      “他們反對的不是嬴政稱帝,而是號稱了武帝這份名號!”
      “求教主解惑?”郭嘉等人感覺觸碰到了尋常武者難以知道的隱密,不由齊齊一禮道。
      “大道無常,天地人卻皆有其位格。”
      “人之位格就是所謂的命格,天生而來,逆天改命,所指的命便是人的命格。”
      “地之位格,在于聚衆,在于被賦予,天地衆生萬物的賦予,一個人,一座山,甚至一個世界在有形無形之間,天地衆生萬物會或自動或被動地賦予他一個名氣概念,或尊貴,或卑微,那都是他的地之位格,當那份地之位格得到高度的認可時,他也就能享受來自大地萬物所帶來的好處,地之位格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能影響地之位格的因素衆多,如地位,如環境,如實力。”
      “地之位格無形無相,有高下,又難以定義。”
      “地之位格也是每個武者最容易接觸的,每個勢力武者能享受到讓修行加快的運勢之力便是地格的體現。”
      “相對命格,地格,天之位格是最飄渺不定,難以言說,難以尋求的,同時又是強者最渴望得到的。”
      “天之位格似乎是天地的饋贈,又像是天地本源的衍變。”
      “傳說中,天之位格分爲天位,聖位兩種,天位者,得天地之助,可稱天之子,聖位者,掌天地之柄,可名天之主,當爲聖人。”
      “你們可以不明白天之位格代表什麽,只須知道當今五大至尊有今日的地位,不單單是因爲他們的實力,也是因爲他們每個人都是天位擁有者。”
      認真傾聽的日月神教衆人,沒注意到自家教主說到天之位格時,眼眸深處不自覺閃起的一抹光亮。
      “夫君,那怎樣才能得到天之位格?”上官海棠開口道。
      東方不敗沈默了。
      良久才開口道:“帝者,亦爲天位者也。”
      衆人也沈默了,帝者指的顯然是成就帝者境的武者,也知道曆代帝者境乃至神州各大勢力爲何對成就帝者境的方法隱而不宣。
      “哥,秦皇已是帝者境,自然也是天位者,難道號稱武帝能讓他成爲聖位者麽?”東方白疑惑道。
      東方不敗搖了搖頭,腦中閃過當初在看到那遙遠到不知名古藉中記載的一句話—天位可見,聖位難證。
      “你們可聽過紀元之說?”
      沒等衆人回答,東方不敗己接著開口:“一紀一文明,一紀亦是一劫難,除了天地人三種位格,還存在著一種特殊的位格,可稱它爲紀元位格,也稱爲劫之位格。”
      “我們這一紀以武尊道,是爲武道紀元,得紀元位格者,可爲紀元之主。”
      “那,難道嬴政的目的是爲了紀元位格?”
      東方不敗沒有回答,但日月神教的衆人自然明白自家教主沒回答便代表著默認。
      嘶—
      衆人都爲嬴政的野心感到一陣心驚,神州之人皆知道嬴政一直有吞並天下,一統神州之心,但沒想到還是遠遠低估了他,日月神教衆人再看向祭天台上那道身影的眼神已然不同。
      一統神州是千古一帝,紀元之主卻是萬古一帝,這一紀,千古一帝有之,萬古一帝卻未曾有過,嬴政卻用實實在在的行動宣告世人,萬古一帝,舍我其誰!
      武帝,武道紀元,以武帝之名主宰武道紀元,誰人能號之?誰又願贊之?
      原來如此,衆人雖還不明白這其中的聯系,但也知道這是禁忌之名,就像一個國家中,子民之名哪敢與皇帝同名,這是天大的忌諱。
      日月神教衆人回過神來,再想到剛才嬴政三招敗空見,群雄默罷的場面,難道嬴政號武帝之事已不可阻擋了?
      東方不敗似乎知道了衆人的顧慮,目視遠方,感受著吹佛而來輕風,喃喃道了一句:“起風了。”
      衆人也先後反應過來,明白這紀元位格的戰鬥才剛剛開始。
      是啊,如果紀元位格如此易證,武帝之名如此易號,古今多少天驕,哪輪得到他們這一代。
      如郭嘉等智慧通天之人,能聯想到東西更多,看待事物更爲深遠,如三皇五帝的帝號,羲帝、炎帝、黃帝、白帝、黑帝、青帝、堯帝、舜帝,曾經以爲只是人們對三皇五帝的尊稱,如今再想想,恐怕那是他們身爲帝者境時封的帝號,再往深處想,連同曾爲帝者境的他們都沒能號武帝,可想而知這其中的阻力、難度有多可怕了。
      東方不敗,郭嘉等人能想到這點,嬴政不可能想不到,卻仍舊爲之,這又無不表明嬴政比表現出來的實力更爲恐怖。
      ……
      身處高處的嬴政神色波瀾不驚,似乎完全不在乎天下衆人如何看待,獨然而立。
      日臨當空時,嬴政平淡道了一句“開始吧!”
      大秦衆臣似乎早已有所准備,井然有序,自下而上,位列祭天台兩側,官侍敏捷又條理分明地把祭品、天香擺放好,退到一旁恭候著。
      大秦帝國負責主持宗廟祭祀禮儀的大臣尉缭緩緩向前,站立香鼎一側,大聲開口道:“吉時已到,祭天封帝大典現在開始……”
      “祭天”
      ……
      “祭地”
      ………
      “祭衆生”
      ………
      “上承天命,下啓地運,秦氏嬴政,今功成帝境,功德無量,衆生見證,當封帝尊,名曰武帝!天地衆生鑒之!禮!”
      轟—
      隨著嬴政的最後一禮,頓時風雲變色,天地間出現神秘莫測字符,衆生描繪不出它的形狀,卻皆明悟他意—武!武!武!
      ………
      看著三祭九禮的完畢,風雲消散,神州各大勢力的武者默默無言,他們明白此局已定,再想封號武帝之人,必須先滅嬴政!
      嬴政不死,天地不承,天下無人能號武帝。